秋竹仁波切傳承殊勝應化(6)圖殿卻吉達瓦尊者

第三世秋竹仁波切(如意寶圖殿卻吉達瓦尊者) (1894-1959)

第三世秋竹仁波切,秋竹證教法月法王,當地人民尊稱為法王如意寶,四川理縣上孟鄉人,出生前,正值隆冬,其母親意外發現雪地上有兩朵美麗的花蕊,將其採摘拋入空中供養諸佛,並做祈禱。隨後仁波切出世。

七天後,母親去世,悲痛的父親無心養育嬰兒,便將嬰兒與其母同柩於靈堂,準備一起埋葬。夜間,守護的族人發現靈堂發出奇異的亮光,一位有著四張臉孔身形龐大的白衣人正在餵養嬰兒,於是稟告其父。其父請教於神山中一位老修行者。修行者說:此非凡人,當善養之。於是才將嬰兒帶回,請來奶娘悉心餵養,後為國王收為養子。

接著白玉寺座主拉祝仁波切前來認證轉世靈童,將其抱回塔唐寺(達塘寺)養育。師承大堪布索南華丹、魯西大堪布貢秋美多、成就者巴千都巴、後藏大成就者賢巴曲增等高僧大德。對顯密二宗浩瀚深邃的佛法進行了全面的聞思修。在佛法實修或持戒等方面,皆為雪域無可匹敵的賢達之尊。

1958年仁波切含冤入獄。他觀察到今生的事業已經圓滿,便跏趺入滅。伴隨著天空中出現的絢麗彩虹,仁波切身體融入法界之中。此時住於果洛州的多智(加力多傑)仁波切對弟子說:今天我看見空中有無數空行,圍繞大獅子座上的秋竹仁波切升入虛空中。

早在政權更迭之前,秋竹仁波切已預見未來動亂而想先行圓寂,因應徒眾祈請住世而作罷。當時老仁波切只是笑笑說:現在吾留下,屆時請不要祈求吾早走。

當時大家莫明其意,直到解放時才知道仁波切的用意。果真弟子不忍見師父受牢獄之苦而祈請師父早點入涅槃。

圓寂前秋竹仁波切告訴眾徒說:吾今晚要入涅槃可有人願同往?眾人異口同聲要與師同去。結果仁波切付囑一弟子不可同往,要他留下來做見證及管理寺廟隨,其餘九人隨師端坐,高聲唸誦普賢菩薩行願品。唸到:

所有十方世間燈
成道轉法悟群有
究竟佛事示涅槃
我皆往詣而親近

同時安然坐化。

隨著中國開放,唯一僅存的老喇嘛龍波佛爺在這一世秋竹仁波切第一次去西藏時終於見到敬愛的上師。當場抱頭痛哭,老涙縱橫,哭訴三十幾年的委屈,哭訴當年師父不把他帶走,讓他多受苦三十年。揭起袈裟,身上佈滿交錯的疤痕見證當年的一段歷史,更欣喜有生之年能再見到師父一面。

秋竹證教法月法王的修證和聲望遍滿四方,為一代宗師,修持精湛,有「喝茶佛像」的美稱。藏區許多大成就者均聆聽過他的講授和灌頂。許多具神通的賢達們授記並稱讚他為文殊菩薩和阿底峽尊者及宗喀巴大師等的殊勝化身,是佛教界解行兼備事業超群顯赫的高僧,也是當代最著名的大圓滿導師。

仁波切的教化普被青海、西康、四川、前藏,恩澤影響藏人極深,當地人無論大小事都會向圖殿卻吉達瓦祈求,如同漢人戶戶祈求阿彌陀一般。

秋竹證教法月法王是這一世白玉掌教貝諾法王的根本上師,貝諾法王是白玉傳承中最高修持者,也是大班智達無垢友(比瑪拉米札)百年一次的化身。師徒之情極其深厚,仁波切曾表示:如果我無法將完整的教法口傳和灌頂授與貝諾仁波切,則我將沒有真正地活過此生。

想了解仁波切本生傳者可詳見《白玉達塘寺歷代法嗣》一書。